正在搜索中,请稍候...
师道传承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国学老师 > 师道传承

皇极之光 | 能这样修,你也能御风而行!

发布时间:2023/11/12 16:41:45 作者:儒踪天下|蔡振民老师 浏览:949次

   列子是春秋末期郑国人,他曾师从壶子学道,也曾向老子的亲传弟子尹喜问过道。他潜修默练,终有大成,能御风而行。他对名利非常淡泊,隐居郑国四十年而无人知。郑国宰相知道他之后,曾给他送去一车粮食。他当时虽然已经没食粮,脸有饥色,但他知道宰相是为了做个礼贤下士的姿态才来见他的,并无诚心,他于是坚定地推辞了宰相的粮食。
   一个叫作尹生的后生听说列子能乘风,于是来跟他学习。他多次请列子给他传法,列子都不理睬他,于是就离开了。但没多久尹生就后悔了,又回来向列子学习。以下这段话就是列子与生的对话
      列子师老商氏,友伯高子,进二子之道,乘风而归。尹生闻之,从列子居,数月不省舍。因间请蕲(同祈,祈求。)其术者,十反而十不告。尹生怼而请辞,列子又不命。尹生退。数月,意不已,又往从之。列子曰:"汝何去来之频?"尹生曰:"曩章戴有请于子,子不我告,固有憾于子。今复脱然,是以又来。"列子曰:"曩吾以汝为达,今汝之鄙至此乎。姬!将告汝所学于夫子者矣。自吾之事夫子友若人也,三年之后,心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始得夫子一眄(斜着眼看)而已。五年之后,心庚(同更)念是非,口庚言利害,夫子始一解颜而笑。七年之后,从心之所念,庚无是非;从口之所言,庚无利害,夫子始一引吾并席而坐。九年之后,横心之所念,横口之所言,亦不知我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彼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夫子之为我师,若人之为我友:内外进矣。而后眼如耳,耳如鼻,鼻如口,无不同也。心凝形释,骨肉都融;不觉形之所倚,足之所履,随风东西,犹木叶干壳。竟不知风乘我邪?我乘风乎?今女居先生之门,曾未浃时,而怼憾者再三。女之片体将气所不受,汝之一节将地所不载。履虚乘风,其可几乎?"尹生甚怍(惭愧),屏息良久,不敢复言。

   列如实地讲了他九年求师学习的经历。这个经历是真实的,讲的正是每一个修道人所要经历的过程。大家如能细细品味,将能品出一个修道者的心路历程,对修身大有帮助下面我将列子求师学习的四个阶段进行详细分析和讲解,以便让大家从中学习和受益


1、三年之后,心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始得夫子一眄而已。列子在向老师学道过程中,三年之内,心不敢起是非之念,口不敢说利害之言,如此坚持了三年,老师才瞥他一眼。为何?经历了三年的洗心与闭嘴的磨练,才能把平时习惯于外求的习性转为内照,才能开始做克己功夫,这个功夫其实就是《大学》里所说的“知止”。唯有实实在在做到“知止”了,然后才能于日常事务上转外求的习惯为内在的观照。内照是修道的第一步,我们如果不实实在在做这个功夫,使心有所止,每天虽口口声声都说不外求,而内心却总是按捺不住,总是不自觉地往外窥探,向外溜达,如此怎学得道?因此,列子老老实实地做了三年“止”的功夫,老师才瞥他一眼。老师大概是想,这小子能三年闭嘴练心,好像还行,像是一块修道的料。但能否坚持,这还不好说!老师瞥他一眼,是将信将疑的样子。老师对他虽有了一点信心,但还不能信任。修道毕竟是一件很艰难的事,能于中途不退转的,千万人中难得一人啊!老师瞥他一眼,多少有了一点惊喜,也有所期待,但还不能十分相信他。

2、五年之后,心庚念是非,口庚言利害,夫子始一解颜而笑。用三年时间来断绝心中是非之念,练就闭嘴功夫,本来就不容易的了。为何三年之后,又开始心想是非和口说利害之言?而且此时所想所说比修道之前更多?在三年的克己功夫里,虽然做到了再也不想,再也不说,但那只是做到“止”的一端,遇事之时,是非之念还是会浮现,用压制的方法去修炼,那是刻意的,是造作的。心常纠结而口不说,那也只能做得一个口是心非的哑巴,做个伪君子!不是么?现代也很多人为了不得罪人而不说是非的嘛,他们这样做并非出于真心和诚心,只是为了包装自己而已。所以,光修闭嘴和关闭心念的功夫还是不行的,还得敢想敢说,才不会落在“关”与“闭”的怪癖中。老师看到他此时不仅能管住了心念,能管住了嘴巴,如今又能打开心扉,能无所顾忌地说,于是开心地笑了笑。老师一解颜而笑是何意?大概是:“嗯,敢于打开心扉,敢于说三道四而不落在以前三年的关、闭之境界,不固化,能阖能开,还行吧!”读到这里,我又想起山里闭关修炼的人,他们在山里闭关修几年之后,就得下山到红尘中磨练。能在安静的山中修六根之清净,也能在红尘这大染缸中保持清净,不受污染,才能修出真清净的境界。


3、七年之后,从心之所念,庚无是非;从口之所言,庚无利害,夫子始一引吾并席而坐。闭嘴和关心念是为了转外求为内转,内转成功,可以养成反省的习惯。于是第二阶段是放开去想,放开去说。此时是随想随照,随说随反省。照多了,反省多了,慢慢地就没是非可以念,没是非可以说了。所以,在第三阶段不用去管心想什么,也不用去管口说什么。念随起随照,明明如镜,何来是非可照?随口所说,无非真性流露,何来利害?此时,习性已经可以随时转化,再也不必刻意地压制自己,一切都是任运自如。修身至此,大功指日可待,故老师带着他并坐在一起。“一引吾并席而坐”表明老师已经认可自己。读到这里,我又想起《孝经》里说的:口无择言,身无择行,言满天下无口过,行满天下无怨恶。”我们如果修身未能达到列子这个程度,又怎能如理如法地理解孔子传《孝经》时说的这段话?

4、九年之后,横(放纵)心之所念,横口之所言,亦不知我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彼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夫子之为我师,若人之为我友:内外进矣。而后眼如耳,耳如鼻,鼻如口,无不同也。心凝形释,骨肉都融;不觉形之所倚,足之所履,随风东西,犹木叶干壳。竟不知风乘我邪?我乘风乎?
   列子又用功两年,心是随时随地放纵,口也是随时随地放纵,他完全进入无所顾忌的状态,完全达到“毋意、毋必、毋固、毋我”之境界。此时他已经远离识神之干扰,亦不受后天元神之左右,进入了先天元神主事,先天一炁随感随应的状态。他完全可以放任自己而没有任何是、非、利、害之想,亦无我、朋友、老师之差别,他已经全然融入天地万物之一体中,与天地万物齐平。更难得的是,自此之后,眼、耳、鼻、口五官之四者,根于心而无有差别。此时,心凝真炁,物、我无二无别,与万物齐而格物之功大成。由此,我又想起《中庸》之所说:“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做功夫到达这个阶段才是《周易》所说的“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的真功夫!

来源:蔡老师的昆仑东来微信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dtmVpofGguYKG2sEA9qMWw